堡子,人們心中的“保護神”

? ? 我曾工作多年的種田溝的西側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個大堡子,人們都叫堡子山。

初秋的一日,天氣格外好,天空蔚藍蔚藍的,好像用清水洗過的藍寶石一樣,顯得格外明凈。傍晚時分,我與妻兒一起登上村莊西側的堡子山,四周群山連綿起伏,在夕陽的映照下,顯得格外明亮透體,仿佛一幅優美的山水畫。
在夕陽的陪伴中,我們一家沿著堡子邊走邊聊,微弱的西北風輕撫著臉龐,頭發隨風在額頭上來回飄蕩,弄得人癢癢的,但心情格外舒暢。兒子在坍塌的堡墻上爬上跳下,不時問這問那,這堡子是干啥的?堡墻有多高?我告訴他,堡子是以前人們居住的家園,人們為了防御土匪搶劫,便修筑堡子居住。墻體約有三五尺厚,兩三丈高,居高臨下,易守難攻,不易被土匪攻破。兒子的不斷詢問,掀開了我記憶的閘門,堡子那段特別的歲月在記憶中慢慢鋪開……
我曾聽母親說,她小時候聽奶奶經常講躲土匪的故事。清朝末期,社會動蕩不堪,土匪常常到處燒殺搶劫,人們紛紛筑壘自保。起初是修筑村堡,一旦有匪,全村入堡,據堡自守。土匪走后,各自回村,生產生活如舊。后來,富家大戶便筑堡而居,將防衛與生活融為一體,便有了族堡及家堡。
至今,我還記得母親講述的土匪攻打堡子的悲慘故事,“聽奶奶說,同治五年三月的一天,天氣干冷,土匪一路燒殺劫掠到了靖遠地界,所到之處將娃娃和大人都殺了,村民又一次紛紛躲在堡子里企圖逃過一劫。然而,這次雄厚堅實的堡墻未能阻止土匪的腳步,堡子被攻破了,鄉民們一個個被殺頭,整個堡子血流成河……”母親說的堡子的悲慘一幕,我不知在種田的這個堡子中有沒有發生,但堡子留給我的血腥凄慘的一幕深深地印在腦海里,無法忘卻。
當我凝視著山巔的堡子,內心泛起層層波浪,涌起陣陣感情的潮水,一種從未有過的“心事”在腦海浮現。
夕陽西下,落日的余暉將我抹成昏黃,昏黃中,看著已失去了往日雄壯,墻體破損坍塌的堡子,在歲月的風雨中屹然矗立在山頭,模樣清晰可見,透著無盡的強悍,仿佛就像一位飽經戰亂的勇猛鄉勇守護著村莊,守護著家園,向我講述著那遠去的故事。
遙想當年,在官兵和地方政府不能保民的現實下,民眾只有通過“堡子”進行自衛,堡子是先民們的長城,是避難的港灣,是拒敵的盾牌,堡子更是老百姓心中的“守護神”,人們在它身上寄托著生命的希望。朝代更替,曾經經歷過那段苦難生活的人們早已不在,知道那段歷史的人也越來越少。如今,殘存的堡子成了那段歷史的見證,如果無人去挖掘被斷壁殘垣塵封的那段歷史,將來還會有誰知道我們的先祖曾遭遇過的災難。想到這些,無不讓我對“堡子”多了一份敬畏之情。
站在堡子腳下,用溫熱的腳板丈量著他殘存的身軀,用溫柔的雙手觸摸他厚重的肌膚,用虔誠的心靈呼喚他特別的名字,內心深處默默地禱告,堅強的堡子,你不必為自身的破敗而傷心,你是人們平安的保護神,孩子在你的懷抱里安然生存,父母在你的呵護下度過劫難,村民們在你的吟唱中屯墾耕耘。你以堅韌的毅力支撐著生命的延續;你用自己的經歷告訴后代們那段血腥的歲月;你造就了一個時代的特征,體現了一段滄桑的歲月,折射出一代人生活的風貌,書寫著一部無字的歷史。我愿沉浸在你的懷抱,聆聽你講述那過去的故事……
突然,一陣狂風卷起,天地一陣昏暗,殘破的堡子愈顯得荒涼,身邊的亂草發出一陣呼呼的響聲,仿佛蕩起一曲蒼涼的戰歌,身上單薄的衣服無法抵御這突如其來的狂風裹挾的寒冷,驟風里,夜色也彌漫開來,我們離開了堡子山。
后來,我離開了種田,再也沒有去過堡子山。聽人說,堡子山在農村大興梯田建設中被修整成平整的梯田,但堡子依然留著。遠遠望去如同擺放在案幾上的一枚方形的大印。風水先生說過,堡子山是塊風水寶地,誰破壞了堡子就等于破壞了這個地方的風水,因而堡子將永遠留在這里,成為人們心中的“保護神”。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簡 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會員注冊 | 網站糾錯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

本網舉報電話:0943-830561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80825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甘新辦6201009)| 備案序號:隴ICP備08100227號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白銀日報·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电视横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