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山水里的紅色印跡

? ? 外出旅游,在山水間探幽尋奇,往往會冷不丁地闖進歷史里去,這就讓純粹的游山玩水多了一份意外收獲,再用眼光看山水,也就有了別樣的意味。最近到千島湖旅游,就發生了這樣一次與歷史的偶遇。

第一次聽千島湖這個名字已是多年前的事,不知怎么就主觀武斷地認為那些長滿綠樹的島嶼如群星散落在東海臨近浙江的某一片海域,這個誤判在我的頭腦里盤桓了好多年。即使最近真正置身于千島湖了,不管在綠水蕩漾的湖面上乘坐游船,還是在綠樹蔥蘢的島嶼上漫步,時時都有踏入海中仙島的錯覺。我不得不一次次為自己的意識糾偏糾錯。
說起歷史,我們總認為那必須是連接了漫長的時光,揉進了紛繁復雜的事件。如果按這樣的標準衡量,千島湖從形成到現在實在太短了,短得用歷史相稱連我都覺得太牽強。
千島湖即是新安江水庫。我上小學時就熟知新安江水電站的名字,那是新中國建設的令人自豪的成就,也是我國水電史上的一座豐碑。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新安江水電站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座自行設計、自制設備、自主建設的電站,她的建成不僅增強了我們民族的自信心,也為后來一個又一個水電站的建設積累了經驗。1959年新安江水電站大壩建成,昔日縹碧的新安江被攔腰截斷,水庫開始蓄水,形成了580平方公里的水面。建新安江水庫的初衷在于蓄水發電,不料蓄水后竟也蓄住了一湖秀色。由于新安江水位升漲,湖區內大大小小的曾經的山峰有的淹沒于水下,有的漾浮于水面,這便成了水中一千多個奇特的孤島,這便形成了千島湖獨特山水風光,也造就了千島湖這個富有詩意的名字。江水變湖水,山巒成島嶼,千島湖也只有半個世紀。
因為千島湖的歷史過于短促,不像航行在長江上,不像漫步在西湖畔,也不像徜徉在都江堰,讓人感受不到來自歷史深處的那種悠遠,找不到歷史人物和事件背后的那種厚重。但是,她那純然的綠色似乎就充塞于天地之間,隨便裁一塊下來都能將人的心靈擦拭得透亮。
千島湖位于錢塘江上游新安江段。錢塘江真是一條奇異的江流,在地球上密如蛛網的水系里,也是難得一見。每年八月中旬錢塘大潮如期而至,潮涌杭州灣,聲震天地間,與恒河潮和亞馬遜潮并為世界三大潮涌奇觀。錢塘江流經桐廬、富陽又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富春江。南朝文學家吳均這樣寫富春江的山水:“自富陽至桐廬,一百許里,奇山異水,天下獨絕。水皆縹碧,千丈見底。游魚細石,直視無礙。急湍甚箭,猛浪若奔。夾岸高山,皆生寒樹。負勢競上,互相軒邈;爭高直指,千百成峰……”美得讓人心醉神馳。元朝畫家黃公望晚年獨鐘富春江山水,隱居其間,摹其形勝,得其神韻,一幅《富春山居圖》不但成為世間罕物,也成就了一段藝術傳奇。富春江尚且如此,更在其上游的新安江山水之美就可想而知了,而新安江之美集于千島一湖。
我第一眼看到千島湖是在乘坐的大巴車轉過一個山彎時,一片開闊的水域夾峙在青山間展向遠處。那是一個靜美得讓人恍若跌出塵世的境界,湛藍的天,翠綠的山,青碧的水,色彩彼此分明,又渾然一體,那種純凈都能把人的思維化成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想象,讓人的語言貧乏,無法撿拾到任何用以形容的詞語。在車繞著山路轉來轉去之際,千島湖忽而偶露清麗的容顏,忽而又倏然躲進蒼蒼群山之后,讓人熱切期待下一次能撞個滿懷。
在這樣的曲曲折折、隱隱現現中,車終于停靠在一座山腰的平臺上。這真是一個俯瞰千島湖的極佳之地。曹操曾臨碣石觀滄海而賦詩:“水何澹澹,山島竦峙。樹木叢生,百草豐茂。”景象竟與此間如此相像,只是這里比曹操所觀滄海少了磅礴卻多了靈秀。水在這里似乎凝結成一塊碩大的藍寶石,早晨的陽光照在上面,散射出無數晶瑩的光澤,而那些綠樹蓊郁的島嶼,則像凝附在大塊之上的一些更藍的寶石。我又覺得這水更像一幅平鋪著的無邊的江南織錦,色彩純凈,質地柔軟,那些島嶼則宛若一朵朵繡于其上的如夢幻般的暗花。
真正走進千島湖是不久之后的事。游船向湖水深處開去,就有了一種闖進純藍純綠世界的感覺。我從未見過如此藍的水,似是剛剛從太古流來,剛剛從地球深處涌出,帶著微微的處女氣息,讓人一看就想張開鼻翼呼吸她的清冽,感受她的清純。隨著游船突突前行,一個接一個島嶼迫近,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密密匝匝的樹和深深淺淺的綠,那是生機的聚集,也是生機的流溢,更是生機的擴張,相形之下,我們人類的生命形態就顯得蒼白乏力。此時,湖里除了游船和船上的游客是動的,周圍都像是凝止在時空的某個節點上,連拂面而來的清風也不例外。我忽然覺得,我們都是些不知趣的不速之客,因為無禮和莽撞,擾亂了一個寧靜世界。
從湖里上到岸上,就立刻罩在樹木的陰翳里,但隨處蕩漾閃爍的水光又時時提醒我并沒離開千島湖半步。我已熏熏然有了醉意,任思緒像一只斑斕的小鳥翻飛在樹影和波光之中,穿梭在千島湖的現實與歷史之間。正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一段掩映在青山綠水中的紅色歷史,卻讓我不期然相遇。
在一個叫龍川灣的地方,遠遠見到一些白墻青瓦的房舍散落在山隅水畔,看那建筑氣勢有點不似農家村落。走近看豎著一塊大牌,上面有草書的四個朱紅大字:“七O公社”。“公社”這個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人人盡熟的詞,要么那些上些年紀的人只要一提起就能在他們的腦海里擊出火花樣的記憶,要么翻閱書籍時或許會讓人們為之拋出一個意味復雜的嘆息。突然來到這里,竟也把我卷進了那原本已經消失的歷史漩渦。
原來這里是一個當年的知青點。知青走了,歷史的煙云散了,龍川灣卻將知青的生活氣息,連同不曾抹去的記憶保留了下來。如同“公社”一樣,“知青”也成為一個具有特定意義的歷史詞,但在這里卻又被快要淡忘的人激活。
如我這般年齡的人對這些并不陌生,而且開始常常陷入懷舊。所以,進入知青點后我只是匆匆應付了幾口飯菜,就四處游看。為了復原過去的場景,已經當作接待游客的餐廳標成“食堂”,粉白的墻上用紅色涂料寫著那個時代常見的“毛主席語錄”或是標語,另有幾面墻上是大幅的畫,人物都精神飽滿、熱情高漲,場面非常宏闊,政治意味極為濃厚,一支支節奏明快的紅色歌曲,回響在青山綠水間……這些都讓許多已經寂滅的記憶,突然間從我心田里又長出了新芽,一時間連我自己都分辨不清是興奮還是失落,是闖進了一個新奇境界還是跌回到歷史當中。
印證歷史最直觀的方式就是展示史料。龍川灣知青史料館的展示柜和墻面上的每樣展品都如清風,一股股吹向煙罩霧鎖的歷史,那些青春勃發的知青的身影漸漸從濃霧深處走來,講述他們日漸變得老舊的故事:在清綠的山里筑堤,在渾圓的山頭植樹,在細雨里插秧,在艷陽下打碾,在馬燈下寫日記,在晨光里讀馬列,在草地上談天,在樹林里戀愛……其實,即使沒有這些已顯陳跡的物品和黑白照片,千島湖的山水仍然能夠印下那段紅色歲月的影子。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簡 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會員注冊 | 網站糾錯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

本網舉報電話:0943-830561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80825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甘新辦6201009)| 備案序號:隴ICP備08100227號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白銀日報·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电视横屏版